素生

在小破本上摸很丑的鱼

内个……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了最近都是这样看不了tag很烦

D5皮皇f4(bu

*是四大皮皇
*严重ooc+文渣
*希望食用愉快ruaruarua

d5学院专职培养人皇,里面的老师可是让人闻风丧胆,若是哪个不懂规矩的屁孩(什)在课堂上大闹一场,那ta大概会在背上留下明显的伤痕受下惨痛的教训从此不敢再胡闹。可就是有四个屁孩,敢在课堂上公然挑衅老师,去校长家薅他头发,挨揍后就更要皮上天,但也不得不说,他们也算是学院人皇兼皮皇,能为大家在枯燥的教学方式里带来快乐。现在,他们被校长正式隔离,带到一个教学楼顶层的教室,校长派了几个老师来严加管教他们,摔门之前甚至比了个中指。

玛尔塔·贝坦菲尔在为坐在椅子上的克利切·皮尔森的脸上贴创可贴“嘶――,轻点,身为一个女人怎么这么粗鲁?”玛尔塔一听手指的力度更加重了几分“那就疼死你吧。”“喵嗷――”克利切惨叫。“好了,既然玛尔塔亲手为你包扎了你就不要说骚话了克利切。”旁边的奈布·萨贝达撇他一眼说道。克利切回翻了个白眼,奈布比了个中指。克利切皱眉道:“好了好了不和你斗了,你们说说内个红蝶刚开始那么害羞温柔,怎么一瞬间变了个人,啧啧啧”“还不是因为你用手电筒照她了。”奈布踹了克利切底下的凳子克利切摔了个仰面朝天。克利切气得猴子叫。“别用你的猴语说话我听不懂。”奈布做了个鬼脸。魔术师瑟维撇了一眼他们不说话在教室门口放了个图钉。“你们闭嘴别吵了,快要上课了嘻嘻。”玛尔塔提醒道。他们蹦蹦跳跳回到各自座位。

上课铃响起,一个打扮高洁的绅士走到了刚刚瑟维放图钉的位置恰好踩中,绅士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感到不对,但他依旧理理自己整洁的卷发,站到了讲台上。瑟维此刻埋在胳膊里笑得像个孩子。绅士望望笑成痴呆的瑟维皱眉道:“你们好,我是杰克,是负责你们今天的教师…”话还没说完,座位上的玛尔塔向一旁的克利切大张着嘴道:“大猪蹄子jio克。”克利切没听清:“脚克?”奈布也凑上来:“他的脚很臭吗?但我看过他和各位老师打赌赌输后女装的照片耶!”说完他拿出一张照片,上面是穿着蕾丝一脸羞涩的杰克,旁边是一头非主流红发幸灾乐祸的表情。他们谈的正热乎而杰克已经走上他们面前并拿起照片看。

……黑人问号

看完照片忍着怒气的杰克一抬头便看见了躺地的克利切并用呼喊:“脚克!哇rua呜rua嗷!”旁边的玛尔塔在给克利切撒花和加油助威,奈布爬上杰克肩正想要薅他头发杰克的头发突然轻飘飘的落下来,露出了金亮亮的头皮,奈布表示太耀眼了就像太阳。瑟维在眯着眼睛拿出手机拍照结果只拍到了白色的光,刚刚的克利切拿出手电筒对准杰克的头打光。

杰克突然把刚刚踩中图钉的油亮皮鞋脱下来,把奈布从自己身上丢到地上,举起皮鞋……

杰克:好啊你们这些小兔崽子我不neng死你们。